对赌后遗症显现 太傻留学陷维权纠纷

据悉,此次维权纠纷源于太傻留学以“华闻传媒总部不拨款”为由拖欠员工2-3个月不等的工资和社保,对与学生签订的“可退费”合同也未如期退费。2月24日,北京商报记者前往太傻留学北京总部所在地天辰大厦求证,作为周末通常不休息的留学机构,记者在偌大的办公区只见到了三名工作人员。但工作人员均对拖欠社保和工资一事不回应。北京商报记者随即询问了大厦的工作人员,确认此前两天确切有员工到总部拉横幅维权,网上传布的维权照片基本属实。

有业内资深从业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,从2016年开始,出国留学人数已经趋稳,全部留学咨询里的企业大多在业务牢固增添期,相较于之前每年15%左右的业绩增幅,都有较大滑坡。太傻留学之所以申请破产,很大一部分程度是因为盲目提升营收,做了适度承诺,后续未能达到客户预期而产生大批退费,恶性循环之下,资金浮现问题。同时,该业内人士也表示,未来考验留学机构更多的将会是其经营才能和成本操纵才干,发展方向主要是服务精巧化及口碑推广。各家机构培养自己存在丰富教训的留学顾问团队,才是保障客户全体服务流程满意的最重要环节,也是可能产生口碑推荐的基础因素。

根据公然的财务数据显示,太傻留学最终以超预期的事迹收入实现了与华闻传媒的5年对赌协议(2013-2017年)。为了实现对赌,太傻留学通过“全额退款”等销售许诺来招揽学生,但由于后期服务造成部分学员不满足而退款,埋下隐患。

作为曾经在行业内颇具有名度的留学机构,太傻留学最早成破于2001年,以托福备考论坛起家,是线上最大的留学咨询流量入口,后转做留学咨询服务,于2013年7月被上市公司华闻传媒收购,成为第一家被并入上市公司的留学品牌。但启信宝公开信息显示,2018年迄今,太傻留学所属澄怀科技已发生了12项裁判文书,危险等级处于被监控,自身风险19条,关联危险110条。知情人士吐露,太傻留学可能会启动破产清算。

事实上,早在2017年,太傻留学的出国留学征询相关业务已出现乏力,当年该业务营紧缩水至4634万元,同比降幅56.2%,2018年太傻留学营业利润更是呈现断崖式下跌。2月16日,华闻传媒发布布告称,澄怀科技长期持续经营的留学业务,2018年未经审计的销售额较2017年下降44.34%,毛利同比下降了93%。

2月24日,北京商报记者就A股上市公司华闻传媒旗下子公司澄怀科技有限公司(即太傻留学)被曝陷入财务危机,导致员工跟学生在总部维权一事,前往北京太傻留学总部进行求证,公司工作职员表现无奈回应,但大厦工作人员则表示“上周五确实有员工跟学生来公司拉横幅维权”。据业内人士分析,太傻留学目前的维权纠纷与此前被上市公司收购时因对赌业绩承压,向学生适度承诺引发大量退费有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