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重阳教马丹阳修道为何要他舍弃万贯家财?8

  《七真传》上一回说到,马丹阳孙不二将王重阳请回家,欲求修仙之法,由于不通道情,马丹阳在王重阳那里碰了几鼻子灰。王重阳提出要马丹阳舍弃所有财产,这让马丹阳感觉不可理解,以为王重阳是骗子。幸好得孙娘子指点,得以解惑。可是这舍财的事,在族中有极大阻碍,且看这一回马元外为舍家财智斗族长。

  为了修行,又有几人能看穿名利,能够看到又做到的又有几人?所以三千学徒只有七真也不足为奇。

  话说重阳先生将借财护道招集修行人之言对马钰说明,马员外悦服,向先生言曰:『你老人家如此说来,是个大有道德之人,我与拙荆孙氏,都愿拜你老人家为师,不知先生意下如何?』

  重阳曰:『只要你夫妻真心修道,我则无可无不可。但必须先舍家财,而后传汝至道,可使一心一意,免得常牵常挂。』马员外曰:『你老人家要用银钱只管去用,我并不吝啬,又何必舍?』

  马员外曰:『田地在外,银钱在内,我去将契约账据呈上来,交与老人家,便是舍也。』

  重阳先生曰:『契约姑存汝处,只须请凭族长。立一纸舍约,便可为据。』马员外变喜为忧。

  辞了先生,转回上房,将重阳之言对孙渊贞说知。又曰:『依我看来,此事不妥。』

  马员外曰:『我们这族内之人,见我们夫妻乏嗣无后,一个个都想分绝业,只等我两口儿一死,这家财田地俱归他们了,焉肯叫我把家财舍与别人,我故曰不妥。』

  孙渊贞曰:『这也不难,你明日请几位得力的族长来商量商量,他们若依从便罢,若不应允,你可如此如此,他们定然乐从,包你此事成就也。』

  马员外听了笑道:『娘子果有才情,这事多半能成。』即唤马兴去请族长,准于明日午前取齐。马兴去请族长,自不必提。

  到了次日,族长来至,又跟了一些同班的弟兄,与其下辈的子侄,都默想有席桌来吃喝,当下这些人到厅内,分班辈坐下,有一位伦辈最高的,名叫马隆,是个贡生,当时马隆问马钰曰:『你今请我们来,有何话说?』

  马钰说:『孙儿近年以来常患啾唧,三天莫得两天好,一人难理百人事,更兼你那孙儿媳妇,屡害老昏,难以管事,今有陕西过来一位王老先生,是个忠厚人,是我留在家中,我意欲将家园付与他料理,我同妻子吃碗闲饭,他说好便好,要我请凭族长与他出一张舍约,因此我才请各位尊长来商量,说出一张舍约与他罢。』

  马员外话才住口,恼了一位堂兄,名叫马铭,这马铭站起身来,指着马钰说道:『你痴了吗?憨了吗?胡言乱语,祖宗基业,只可保守,那有舍与别人之理,你受了谁人笼哄,入了恁般圈套,说出这不沾因的话来。』马员外自知其理不合,见他作恼。不敢再言。

  有个堂叔马文魁,是位儒学生员,又有个堂兄马钊,是位国子监太学生,这两位缙绅,是马族中两个出色的人才,凡有大小事务,全凭他二人安顿,或可或不可,只在一言开消。这马文魁是有权变之人,当时见马铭抢白马钰,随口按着说:『是不要埋怨他,你们这员外是个老实人,埋怨他无益,可去叫那王老先生出来,待我问他一问,看他是何原故?』

  说毕,即叫马兴去唤来。马兴去不多时,即将老先生请到厅前,他也不与别人见礼,别人也把他全不放在眼里,马铭一见大笑曰:『我想是那一个王老先生,却原来是那讨吃的孤老。』

  马文魁对重阳先生曰:『你这老汉在我们地方上乞讨数年,未闻你有何能为,不知我家员外看上你那一宗,把你接在家,有穿有吃,足之够矣,就该安分守己过活时日,以终余年,为何蒙哄我侄子,叫他有家财舍与你,你五六十岁的人,未必全不懂事,天下那有这道理说出唇来,岂不怕人耻笑?』

  马文魁说毕,重阳先生答曰:『我生平莫得能为,84777黄大仙精准图库,不过是穷怕了,故叫他把这家财让与我,等我过几年快活日子,管他们耻笑不耻笑。』

  话未毕,有马富田马贵跳过来,向着重阳先生面上啐了几啐说:『你这不要脸的老儿,歪嘴丫头想戴凤冠,黄鼠狼想吃天鹅肉,枉自你活了几十岁,说这不害羞的话,令人可恼。』

  马富对马贵说:『我们休得嚷闹,只把他逐出庄去,便是好主意。』说罢,要来挪扯,只见马钊前来挡住说:『不必赶他,念他是个孤老,我们员外既留他,尽他去罢,只不许员外舍业就是了。』马富马贵方不动手。

  马员外向马贡生耳边不知说了些甚么言语,只见马隆对众人说:『是你们这些娃儿不消闹嚷,各人回去罢,我自有个定要,我不叫他舍,他焉敢舍!』这个老贡生是马族中一个总老辈子,谁敢不从,于是各自归家。

  马员外暗将马隆马文魁马钊三人留下,请到书房坐下,款以酒食,老贡生坐在上头,马秀才下首相陪,马监生在左,马员外在右,方才坐下,即有家人小子传杯递碗,把盏提壶,美味佳肴,自不必说。酒过三巡,马员外站起身来说道:『三祖二叔大哥俱在此,我马钰有桩心事要与三祖和二叔商量商量。』

  马员外说:『我岂当真把家资舍与王重阳么?不过暂叫他与我看守几年,我得清闲清闲。』

  马员外曰:『大哥不知,www.780111.com腾讯:云视频“大视界”营销,这无非一时权变,欲使他真心实意与我看守,我也得放心,他也可不怠。』

  马员外曰:『二叔听小侄说来。只因小侄多病,你那侄媳亦屡患头昏,难以料理事务,人欲寻一个忠厚老实的人替我经营。幸得天从人愿,来了这位王老先生,是个极忠厚老实之人,我有心把家园付与他料理,因此对他说,你好好的把这家务经营,要当成自己的家园一样,不可三心二意。那老先生不会听话,他即问我曰:『你叫我将这家财当成我自己的一样,难道你把这家财舍与我不成?』我耳他说这痴话,我便随他这痴话答曰:『舍与你就舍与你有啥来头?』明明是一句戏言,他却信以为实,要我请凭族长与他立一纸舍约,我想他是一个孤人,又无三亲六眷、亲戚朋友,便舍与他,他也搬不到何处去,况且上了年岁,又能再活几年,就与他立张纸约,且图他一个喜欢,等他好替我专心专意经营,我却享享清闲,养养疾病。他死之后,家财仍归于我,有何损伤,望二叔与我作主,成全此事。』

  马文魁话未说毕,老贡生马隆摇首曰:『我一辈不管二辈,我也作不了主,看马钊如何说话。』

  马监生曰:『有族长在前,我焉敢自尊。』马员外晓得空口说空话不行即进内去。取了一种宝贝出来,在他们眼睛上一幌,便把他们迷住了,由不得他不作主,你道这个甚么宝贝?

  且说马员外将这宝贝与他三人各献了些,他们得了这宝贝,眼睛都笑合了缝,不得不转口过来。马贡生即对马秀才曰:『马钰适才讲得明白,不过借舍约栓那老儿的心,使他好专心照理家务,也是无碍之事。』

  马监生曰:『只要三祖爷与二叔父肯作主,那些人自有我去安服他们。』马文魁曰:『再不然,我与你三祖爷两个作主,但不知你怎么样安服众人。』

  当时起身对马钰说:『你只管放心,包你能成』但不知这舍约怎样立法。且看下回分解。